南开哲学院简报第112期
发布人:  发布时间:2016-12-02   动态浏览次数:0
               南开哲学院简报第112期
南开大学哲学院党委编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本期要闻〗
◇迈克尔·斯洛特教授在我院举办系列学术讲座
◇院务活动◇
我院举办第十二届哲学文化周文艺晚会暨“五四论文”、
“有奖读书征文”表彰大会
11月18日,第十二届哲学文化周“美润公能,育化哲思”主题文艺晚会暨“五四论文”、“有奖读书征文”表彰大会在津南校区大通学生中心小音乐厅举行。院长王新生、院党委书记王君等多位教师及各学院学生会负责人受邀出席。
王新生院长为哲学文化周活动致辞。他在讲话中高度肯定了本届哲学文化周系列活动在普及哲学知识,弘扬哲学思想,繁荣校园文化方面起到的作用,并结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在世界哲学日发表的致辞,鼓励同学们深刻认识学习哲学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将哲学更好的应用于生活和实践中。
晚会中,还穿插进行了2015-2016年度“五四”论文竞赛和2015级本科生“有奖读书征文”的颁奖仪式。李国山副院长宣读了获奖名单,与会嘉宾分别为获奖同学颁奖。
晚会的表演形式丰富多彩,包括开场爵士舞、古琴独奏、小提琴独奏等遥相呼应,令人沉醉。国乐相声社表演的相声和2016级本科生表演的小品《大哲学家》和《一块石头》巧妙融入了历史上的哲学思想和逻辑追问,幽默捧腹的同时给人留下深深的思考。话剧社带来的经典话剧《天籁》和窦皓东同学演唱的红歌改编版《浮夸》,带领观众们重温长征中的激情岁月。张伊萱同学表演的肚皮舞《风之彩》带给观众别样的异域风情。由王新生、王君、胡军和杨晓峰四位老师带来的诗朗诵《哲学家名言串烧》和师生歌曲联唱《奔跑》将晚会气氛推入高潮,赢得同学们的阵阵掌声。(洪达明)
◇学术活动◇
迈克尔·斯洛特教授在我院举办系列学术讲座
11月21-22日,国际著名伦理学家、美国迈阿密大学哲学系讲座教授、爱尔兰皇家学会会员迈克尔·斯洛特教授和台湾东吴大学哲学系米建国教授应邀在我院举办了系列讲座,副院长李国山教授主持本次活动。
11月21日上午,斯洛特教授带来了题为“阴阳与心”的讲座。他从西方哲学传统关于“心”的概念的理解出发,指出了东西方哲学在对“心”的研究方面的差异:西方哲学认为“心智”(mind)应当是不掺杂任何情感的纯粹理性能力;而东方哲学“心”(heart-mind)的概念中理性和情感是不能够从根本上被分割的。基于对西方哲学传统的反思和批判,他指出:在西方哲学传统中,作为功能性的“心智”概念含有信念和欲望两部分,这两部分都被认识是单纯认知性的,这种理解是有问题的。无论是信念还是欲望,无疑都内含某种认知性情感,对于恰当理解“心”之含义来说,东方哲学中的“心”则是更优越的。进而,斯洛特论证了中国哲学特别是孟子和王阳明思想中的“心”的优越性,并对这种“心”进行了超验论证,即作为功能性的“心”在运转过程中,天然地内含一种“阴-阳”结构。他认为,在以“心”为基础的心理学研究中,阴阳作为情感活动的发生机制,占有重要地位,功能性心智中的所有情感都具有一种基本的阴阳结构。在斯洛特看来,通过援引中国哲学的“阴阳”概念来理解传统西方哲学的“心”,是富有创新性且意义重大的做法,这有利于将东方思想与西方“心灵哲学”联系起来进行开创性的研究。
当天下午,斯洛特教授和米建国教授又与我院青年教师、博士生进一步就德性伦理学与阴阳的意义、东西方比较哲学研究、学术交流与合作、国际期刊论文的发表等一系列问题展开了座谈。
11月22日上午,斯洛特带来了第二场讲座“情感主义之德性伦理学”。斯洛特教授首先回顾了西方哲学传统中的情感主义德性伦理学的历史形式。他指出,在西方,宗教意义上“爱”(agape)的伦理学则将同情和仁慈(benevolence)理念进一步拓展和普遍化,奥古斯丁的伦理观点可以算作早期情感主义之德性伦理学的代表。此外,近代哈奇森和休谟的伦理思想也包含有情感主义的因素,哈奇森认为普遍的仁慈就其自身而言是道德上善的动机,与后果并无关系,但其关于行为正当与否的标准却是后果论的,这表明其道德情感主义学说的“混合特质”;与之相比,休谟比哈奇森更强调自然发展的动机,并主张“自然的仁慈”通过今天称之为“移情”(empathy)的机制发生作用,不仅如此,休谟还把行为的正当性奠定在行为所拥有的潜在善的动机上,这比哈奇森用以判断行为正当与否的观点更具有德性伦理学的特征。在此基础上,斯洛特在当今伦理学和政治哲学研究背景下突出了情感主义德性伦理学的价值和意义。他认识到,考虑到当代政治自由主义的突出地位,情感主义德性伦理学需要证明自己有比自由主义更突出的优势来解决大规模的政治和法律问题。在义务论方面,以情感主义方式处理义务论问题需要我们区分“移情”(empathy)和“同情”(sympathy)概念,移情包含着产生于我们自身对其他人的感受,这种感受可以由此及彼地被感染和灌输,而同情仅仅是知晓他人感受。情感主义德性伦理学基于“移情”能够比基于“单纯的实践理性”做得更好:人们对他人处境紧迫性的感知能够影响其在道德问题上做出判断,这种相关性有助于我们判定公共道德判断的合法性,从而为义务论提供一种与康德式或理性主义截然不同的情感主义基础。(陈怡梦)
哲学文化周名家讲座:王建军教授谈“康德的自我理论”
11月15日晚,第十二届哲学文化周名家讲座第二讲在哲学楼318举行。主题为“康德的自我理论”,主讲人为我院王建军教授。
讲座中,王建军教授巧妙地选取“我思”与“我在”的统一作为切入口来引领同学们走进康德的哲学思想体系。从“我思”开始,王建军主要考察了其与先验统觉、自我意识等概念的关系,并对这些概念进行了细致讲解。在谈到“康德哲学中理性、知性和感性的关系”时,他认为对象要成为知识,其就要先进入一个人的意识中来。关于“我在”问题,他指出,康德认为“我思”已经包含了“我在”,因为我可以思的一个前提就是我在,对“我”的界定,是不可知的,我们的注意力应当放在“我应当是什么”的价值判断上。人是理性存在着的,并凭借理性超出自然界,是自然的目标。
最后,王建军结合当前时事,谈到了道德性与自由的关系。他认为,在道德的约束下,人们可能会有一部分自由受限,但在遵从道德的同时,更多人的广泛自由得以实现。因此,我们不应该将道德作为获得自由的阻碍,而是应该去自觉地遵守道德,去为广大人民创造更好的公共环境。这种哲学理论与实际问题相联系的思路令同学们受益匪浅。(李清颜檀健哲)
研究生学术周末柴可辅谈“音乐与情感”
11月18日,由研工部主办,我院承办的第287期研究生学术周末活动在哲学楼317举行,本次活动主题为“音乐与情感:由嵇康的‘声无哀乐’谈起”,主讲人为浙江工商大学哲学系柴可辅老师,我院叶树勋老师主持了本次活动。
本次讲座从西方“怪异”艺术作品谈到魏晋玄学,从嵇康的“声无哀乐”谈到音乐哲学。柴可辅一开始就指出,我们要从音乐开始,随着旋律波动到结尾才可见嵇康。他用约翰·凯奇、马塞尔·杜尚、安迪·沃霍尔等人的“怪异”作品指出20世纪以后的西方艺术界开始追求打破传统艺术规则的压制,回归自热生活。他们在新的艺术形态中找到自我,不让艺术孤立于日常生活场景。柴可辅将西方艺术界对音乐艺术的重新审视思考与庄子的“人籁”、“地籁”、“天籁”思想加以融合比较,指出传统音乐在某种意义上会失真,音乐应该顺应自然的声音。至此,柴可辅提出音乐存在着内在的分裂,嵇康的“声无哀乐”意义由此显现。
音乐本由“声音”与“意向”两源构成,就音乐的“声音”维度而言,可谓“声无哀乐”;就音乐的“意向”维度而言,可谓“声有哀乐”,因此真正的音乐应该是身体性教育而不是简单的观念性教育。他指出我们应该倾听属于自己的音乐,体验心动的本然自由,发现世界的多元之美。只有明了事物的本来平等以及尊重他人的喜悦与悲伤,学会在音乐中认识自己、善待自己、确立自己,才能达到与世界和解。这也是真正的音乐之教。(赵星月)
◇简讯◇
○11月17日,学生会在津南校区文、理科食堂前举办“世界哲学日”哲学文化校园推广活动。
○11月19日晚,我院学生社团国学社承办的第五届汉文化节——“溯古寻裳”汉服节在大通学生活动中心小音乐厅举行。
○11月22日,任晓明教授应邀在哲学楼318为2016级本科生主讲“知南开知哲学” 第三讲,题目为“逻辑与科学的魅力”。
                                                                 
南开大学哲学院党委《南开哲学院简报》编辑部
编:李玫妍                       箱:191401652@qq.com